当前位置:首页?>?散文 ? 夏至

夏至

2019-10-08??分类: 散文??参与: 人??点这评论

今天是夏至,一个时令的开始,上海电影节也走向尾声,除了之后几天的一些残余的社交活动,我这里的电影节行程其实已经告断了。除了一次计划许久的出行外,我没想过要做其他的事情。

好在电影节期间的出行都有一些有趣的同伴,所以手机每天都会余下可观的电量。加上难以解决的睡眠的问题,我喜欢上了这个夏天的开始,因为它留给了我很多时间去做准备。这个月过半之前的日子里,跑了一趟香港,落寞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间。来接机的是一个做东南亚食品生意的富豪,他和我分享了一些他的故事,关于他和香港,他和上海还有他和他的家庭。我不知道他的分享是出于退休后的空虚,还是在很短的时间内确立的对我的认可,猜想应该是前者。在这段行程里,彼此最不在乎的可能都是那笔看似不菲的车费和不短不长的车程,所以我很感谢他为这短暂的时间准备了这样一个故事。

那几天的香港沉浸在过度喧嚣和各司其职的交替出现之中,我想找一天的空隙去太平山顶坐一会,喝点饮料之类的东西,却从第一天就开始下雨,很大的暴雨。香港总是给我一种不适的自由感,过于明亮的药妆店会让我忘记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没法控制自己的三餐。可能也有我对那些正统的茶餐厅过于厌恶的因素,甚至回想来没吃上几顿饭。蓝调黑幕组成的楼宇之间,有着多到不适的巨幅广告,总是出现在我那几天行程间的梦里,像是类型电影里的桥段,高楼的广告间,追着一个完全看不清的人,我不知道他会走多远,去多远的地方,只是跟着跑。我知道他是我的朋友。

一周之前刚从香港返回的第二天,去见了自己熟悉的裁缝,但他对我并不熟悉。他只是说我变瘦了,各个方面。我猜想是他在体量这样一个敏感的过程中,感觉到了我无法言说的疲惫,和对于一切的未知。所以没有太多的交谈发生。不是宾至如归,反倒是一种难以表达的隔离。他的顾客有富豪,名流,公众人物和像我这样的碌碌无为的人。我猜想是他们拥有故事,而我不多过问就知道没有。很大一部分选择一直去这里的原因是店铺是栋足够漂亮的老房子,愚园路也是上海为数不多的真正闹中取静的地方。我很喜欢二楼的露台,能看到下面的泳池,老租界的景色,那里原先的住客。那里也能让人逗留很久,因为客人日渐变少了,除了为那栋房子感到惋惜,也有些独享的窃喜。

对于百货公司,我有一些偏执的喜好,所以每次想要给即将到来的季节添置一些合适的衣物的时候,都会先去连卡佛。连卡佛的陈列淡化了货品的品牌属性,反正是认可,我也就盲目地相信了那些货物的品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店里又一次充满了人,穿着过度的男人和女人。试穿过的外套被丢弃在了地上,室内吸烟的男人也被制止,柜台上的业员紧张地发着朋友圈,第一次在这里感到了不适,被一种异样的浮躁裹挟。那天下午,我看了电影节的第一部电影《沉默之火》,可能是和我当前处境共通的原因,我感受到了那种现代语境和古典语境的对冲。除去不喜欢的影片,那几天的观影只剩下来自丹麦的《莫伦贝克之神》,可能我只是看到了生活的那一部分,但不妨碍我的喜爱。

我从香港的书店带回了一本有马里奥图案的本子,银色的还有些落魄的光泽。想必会有些天然制品的质感,所以把写着价格标签去掉之后,我决定把他带给梦里出现的那个人。但是第一个晚上我忘在了家里,没能带给他。那个晚上看了《必是天堂》。之后我做了个和电影里相似的梦,我又一次从异地回乡,在一个大厦的下面,捡到了一支喷绘着精美图案的手机。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因为醒了,那时候是早上的五点五十七,很自然的,我又只睡了四个小时。早晨的茫然之后,就想把那本本子放进包里,免得再次忘记,发现它其实一直都在,只是单夹层的空间里,有点难分辨。那之后,我第一次感到了身体的疲惫,加上看雷夫恩新电视剧的原因,扶着包就睡着了。

记得我醒来的时候是早上八点,和今天一样。但是今天是一个季节的开始,却没能够早起。其实是在计划之外,去了上海的繁华地带的顶部,满足了没去成太平山顶喝东西的遗憾。和回上海的那天一样,上海充满了令人矛盾情感的光污染,是带有荧光色的,偏红。

我不知道这个月还能留下些什么,但是夏天到了,雨总归会来。


相关阅读:

夏至随感

五律夏至

夏至书

夏至人分

夏初夏至

六月,夏至

夏至

冬至、夏至之说

春末夏至.情怀如歌

版权申明:本文 夏至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sanwen/20191008/174630.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