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散文 ? 谁家年少无狗友

谁家年少无狗友

2017-06-30??分类: 散文??参与: 人??点这评论

当朋友过来要将拉拉抱走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儿子突然一头扑在床上,放声大哭,不住地说:“我不想将小狗送人……”辰辰是个坚强的孩子,平时很少见到他落泪,但今天的伤心来得如决堤的洪水,发而难收。我和一波也为之动容,我们没有想到一个八岁的孩子和相处才一个月的小狗有如此的深情!
  拉拉是一条狗,三个月前朋友送来的。来时刚满月,白色中夹杂着黄色、棕色,毛茸茸,胖乎乎的。因为想给辰辰一个惊喜,所以直到打开纸箱才给他说。他惊喜万分,不敢相信,一连向我求证了几次,抱着小狗一个劲儿的乐!
  拉拉是一波给它起的名字,一喊它就会摇着尾巴围着你转。拉拉的到来给我们的生活平添了很多的乐趣。每天早晨,一打开门,它就欢快地围着你亲热。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它就一同端坐,眼睛盯着大家的筷子,样子可笑又可怜。但大多时候是闻到了香味,就像撒娇的小孩子一样汪汪叫着,急得团团转。
  拉拉和辰辰最高兴的时候是去公园,草地上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在前奔跑,一只笨拙的小狗在后面一蹦一跳地追赶,引得路人驻足旁观。草深狗小,拉拉有时候只能露出个脑袋,一窜一窜,就像在草地上露个脑袋游泳。跑累了,辰辰躺在草地上休息,拉拉就钻到辰辰的衣服下睡觉。蓝天白云,丽日清风,我想不管是对于辰辰,还是对于拉拉,没有比这更无忧无虑的时光了。
  
  有一次,辰辰和小伙伴领着拉拉在公园疯玩了一下午,回去的路上,辰辰仰着黑乎乎的小脸坐在前面的三轮车上,一手搂着拉拉,一手挖着鼻孔。我想,对于单纯的孩子,那情那景应该就是这世界上最惬意的享受吧!
  然而拉拉的到来还是早了几个月,我们的房子还没有弄好,还要住在租的小院里。邻居一个男孩不小心被狗抓了,这引起了房东的恐慌,她害怕拉拉一不小心伤及她的小孙女。我们只好决定将小狗送人,在正式送人之前我们对辰辰做了苦口婆心的工作,但仍没有想到辰辰在最后关头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辰辰的泪水,最终留住了拉拉。我们买了一副铁链,为了避免它误伤院子里的小孩,有时候就只好将它拴起来。
  现在,拉拉已经不知不觉间长大,它会抢在你出发前就跳上电动车,一路上还不时的探出脑袋看风景。有时候,带着它去接辰辰放学归来,路过田间,它就发疯地在绿油油的麦田里撒欢,只要一到达目的地,它就又像小孩一样轻轻闹着往回走。逗它时,它仰着肚皮在地上滚来滚去;呵斥它时,它伏下身子,摇着尾巴看着你,像个承认错误的孩子;无视它时,它就自己拉个扫帚满院子跑,玩的不亦乐乎!
  拉拉并不是辰辰养的第一条狗。
  两年前的夏天,一条白色中点缀着黑色花纹的小狗(也是拉拉的妈妈生的),曾在我们家住过两个多月。它的两只黑眼圈,一只耳朵黑一只耳朵白,样子十分可爱。儿子给它取名为棒棒。棒棒特别懒,吃饱了就躺在一只比它大的毛绒玩具狗身上睡大觉。那时候,来我们家玩的小朋友特别多,客厅里就像个热闹的幼儿园。这些小孩又特别爱逗棒棒玩,我们担心小狗伤着小孩,最终将棒棒送给了一位朋友。那一次,儿子是同意的,我们还说好一起去看棒棒。但因为路途远,终没有成行。期间坐车时路过几次,但都没有机会下去看看,很是遗憾。如今我们已经离开淮阳的家,不知道棒棒是否还活着,是否还像当年一样可爱,还会不会认出我们。
  每次带拉拉出去玩的时候,都有孩子投来喜爱的目光,可能大部分小孩都喜欢小狗吧。它们智慧,从来都是把凶猛留给陌生人,而对主人百依百顺;它们忠诚,是主人最铁心的朋友,就算你虐待它,它也会不离不弃。对于那些总被大人们发号施令、指责批评的孩子来说,如果能领着一只小狗,将军一样地出去,昂首挺胸,该是何等的潇洒威风!
  我童年的时候也喜欢养狗。那时候的农村几乎家家都养狗,而且多是没有名字的。小伙伴在一起玩的时候,各家的小狗也在一起凑热闹。
  我养的第一条狗也没有名字。印象中我从邻居家把它抱回来的时候,母狗护犊,咬伤了我的手。当时根本不知道有狂犬疫苗,向狗主人讨了一根用过的竹筷,烧成灰敷在伤口上就万事大吉了。这个伤疤现在还在。
  那是一条黄狗,在年幼的我看来又高又大,很温顺听话。我们常常搂着它的脖子玩耍,有时候想骑在它的背上,但它总是承负不了我们的重量。
  记不清这条狗养了几年,只知道有一年的秋天,玉米快要成熟的季节,它突然失踪了。过了几天,听父母说,有人为防止猪糟蹋庄稼,在玉米地里放了拌有农药的猪食,结果我们的狗吃了,没能回到家,就死在了田里。为此,我伤心了好几天,很想看看它死去的模样,但忙碌的父母没有告诉我它死去的具体位置。
  之后我们家有一段时间没有养狗。
  我养的第二条狗是捡来的。在我们家荒芜的前院,一堆乱蓬蓬的干树枝下面。正值春节,具体的日子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突然发现一只黑色的狗,脏兮兮的蜷缩在地上,瘦弱不堪,病得奄奄一息。它一发现我,眼睛里就满是惊恐不安。开始时,我也有些害怕,以为它是一只濒临死亡的疯狗,不敢接近它。但后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用破损的瓷器端来一点水放在它面前。突然,令我终生难忘的一幕发生了,它的眼里突然涌出了两汪浑浊的泪水。这是直到今天我唯一的一次目睹一个动物流泪。我不知道它的过去,不知道它为何这样的落魄,更不清楚它是不是因为感动而热泪盈眶,但我决定收留它!多年后,我在《白鹿原》中看到因小娥而落魄得即将死去的白孝文,我就想到了这条狗的眼睛。
  此后的一周时间,我小心翼翼地喂着它。它十分虚弱,不能行走,还拉着肚子。大人都说它不一定能活下来,可我仍固执地去照料它。半个月后,它慢慢地有了力气,能正常走路了,毛发也渐渐的有了光泽,看到我就摇尾巴,已经彻底将我认作它的朋友了。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田野里麦苗在疯狂的生长,这只小狗完全康复,一身乌黑,精神抖擞,也沐浴着东风迅速地成长。可是,有一天,一个平时不大在家住的邻居突然说这条小狗好像是她家的,因为有病,又加上过年时鞭炮的惊吓,已经失踪两个多月了。最要命的是,她唤了一下,小狗竟然真的欢快地跑到她跟前去了。突然间,失落潮水一样涌来,,一下子觉得这两个月的心血全部付诸东流了。我不让小狗跟着她回家,她当时也没有刻意强求。但几天后,小狗还是失踪了,再也没有回来。母亲说,有人看到那个邻居将小狗带去了她上班的地方。
  有好长时间,我一想起那个邻居的自私,就咬牙切齿。她根本不会明白,一只从死亡线上被救过来的小狗,对于一个少年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
  1999年夏天,生下来才9天的虎子被我从几十公里外的亳州抱回了家。它是我在老家养的最后一只狗,也是养的时间最长的一只狗,它活了10年!
  刚抱回来的它长得胖乎乎的,像一只小老虎,故取名为虎子。那时,我刚刚高考结束,还没有去师范读书,在家帮父母做农活之余就负责养虎子。它太小,甚至眼睛都没有完全睁开,根本不会吃东西,只能喂养奶粉。并且半夜里也要起来喂它,不然就吵得人无法睡觉。好在小狗要比小孩子成长得快,一个月后,它就能自己觅食,不用照顾了。
  自此以后,我在家的时间就越来越少。关于虎子的故事就了解得不多。只记得母亲不止一次说起的一段往事:有一天大雾,虎子追赶赶集的家人,半路走丢了。一家人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最后,母亲和弟弟有气无力地坐在家里,神色黯然,说虎子走丢了,就像家里走丢了一口人一样难过,以后再也不会养狗了。幸运的是,云开雾散后,虎子自己又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虎子有狼狗的血统,生性凶猛。有时候会攻击别家散养的猪羊,常有邻居因此告状。并且农村常有用药饵盗狗的不法之徒。没办法,父亲只好将虎子关进了一方废弃的猪圈。它显然不情愿,但咆哮也冲不断钢筋做的栅栏,慢慢的也只能乖乖就范。看着它常常扒住矮墙向外张望,我也心生同情。每天牢狱式的生活,将会慢慢泯灭它自由勇猛的天性。牢笼之于它,就像曾经枯燥单调的学校之于我。所以我每次放假回家,都要自作主张将它放出来一段时间。每次解去铁链,它都会头也不回地奔向树林,不把整个村庄好好温习一遍不会回家。
  限制自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无奈的保护。当邻居家的狗前前后后被偷走或者毒死之后,我们家的虎子仍然活着。
  2007年夏天,父亲意外去世。有亲戚说我们家的虎子常对着大门狂吠破坏了风水,我不以为然。人们总喜欢在事情糟糕以后找到一个无辜的事物承担责任。
  此后一年,母亲偶尔要来城里照料辰辰,就只能将虎子托付给邻居。虎子独自在家守着空荡荡的院落,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那一年的春节回家,我用相机在院子里取景,看着低矮的瓦房,灰秃秃的树木,颓圮的狗圈,我突然伤感于这个家的衰落。曾经建设这个家的长辈在慢慢离去,曾经在这里喧嚣着长大的孩子也都慢慢各自成家。如今,只剩下锈迹斑斑的铁栅栏里一只孤独的狗还在陪伴着渐渐衰老的母亲……
  那一次,我为虎子单独拍了几张照片。
  但我不知道狗的寿命大致也就是10年,那时的虎子也正快速地走向生命的终点。
  2009年冬天,虎子死去。母亲说它是老死的,无疾而终,我希望这是真的。但心里总有一些遗憾不能释怀。那就是,我没有在它最后的日子将它从冰冷的水泥圈中放出来,还其渴望的自由!
  我叮嘱母亲不要像别人一样将死去的狗卖掉,要把它埋葬在树林里。十年之间,它早已融进了这个家庭,不应该再被当做牲畜来对待!
  
  在我们现在的住处附近,辰辰的一个朋友也养了一条狗,精神利落,十分可爱。辰辰放学要经过它,就会被它抱紧腿,寸步难行,当然,它也是拉拉的朋友。
  半个月前的一天,那个孩子到我们家玩,脖子上用红丝线挂着一颗乳白的狗牙。一问才知,他和家里的那只小狗玩耍时,不小心被小狗弄伤了鼻子,其父亲盛怒之下,一棒将小狗打死,拔下狗牙,为孩子避邪。然后剥皮煮肉,一家人美餐一顿。这孩子讲得眉开眼笑,我们却听得有点毛骨悚然。虽然喜欢迁怒于别人别物是我们人类的天性,但我们仍然无法想象为何能对一只并无恶意的小狗下得如此狠手!
  如今,每个清晨,一开门,拉拉都会站起来,激动地扒住床沿,想钻进辰辰的被窝,一天的好心情便从此开始。可是,拉拉天性单纯,随便一个陌生人都能将它哄走,我们不知道它最终会陪我们多久。但无论多久,它都已经深深地烙印在辰辰年少的生命里,带给他欢乐,带给他幸福,带给他最纯真的追随!
  我一直觉得将坏人骂作“狗”是对狗的侮辱,狗远比一些人的内心纯洁。等有一天,辰辰长大了,他或许会明白,小狗之于人的真情,人间难觅!
  2017.06.27写于监考之间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谁家年少无狗友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sanwen/2017-06-30/22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