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短篇小说 ? 芍药精要修仙

芍药精要修仙

2019-09-11??分类: 短篇小说??参与: 人??点这评论

百花山

山腰处长有一片叶厚花美的杏花林,一紫纱衣披发男子闭蒙半倚在一颗千年杏树下乘凉,这人乃是四季花神卿华,住在百花宫。

【小勺】宫主?宫主?您睡着了吗?

小勺见花神未睁开眼,放下手中蒲扇,蹑手蹑脚的想要离开……

【卿华】干什么去?

【小勺】宫,宫主,您醒了,我看您已入眠打算去修习修习法力。

【卿华】修行?没有本宫的指导,你如何懂得修行?

卿华未起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小勺】要不要告诉宫主,她从别的仙友那听来的新的修行的方法。

卿华见小勺低着头不语,似乎刻意隐瞒于自己,顿时脸色变的暗沉。

【卿华】现在有长进了,居然学着有事瞒着我了。

小勺赶紧求饶

【小勺】宫主误会了,弟子只是不知如何解释。

【卿华】那便实话实说

小勺咽了咽口水

【小勺】有一位仙友,见我资质平庸,修炼了快500年还未历劫,便想帮我一帮,予我了一个进益之法。

卿华微微扬眉

【卿华】 哦?如何的法子?

【小勺】双修。

卿华瞬间坐直,肩上的杏花瓣被震落在地上散了开来。

【卿华】双修?

【小勺】嗯。

卿华复又向后倚在杏花树干上。

【卿华】那不知是哪里的仙友告诉你的?

见宫主并未发怒,便开朗起来。

【小勺】是苍梧山的那个乐仙,叫…叫长琴。

【卿华】啊,太子长琴!那个喜欢弹弦儿的……乐仙!

卿华心中暗念 很好,太子长琴居然敢诱拐他善良纯真的小花精,这笔帐给他记下了。

【卿华】双修呢,确实个修行的法子,但不是谁都可以的,定要切记,万不能再与他人谈论此法,即使乐仙也不可。

【小勺】哦……

【卿华】好了,天将渐黑,随本宫回去吧。

小勺瞅了瞅娇红的夕阳,内心郁闷。

【小勺】不能飞升如何能名正言顺的留在他身边伺候

百花宫 浮华殿中

【卿华】你把臧经抄写3遍,惩罚你故意隐瞒本宫。

【小勺】啊?宫主,您真的要罚弟子?

【卿华】难不成我还应嘉奖你?

【小勺】不,不用嘉奖,弟子这就去。

夜晚

月湖在月光下微波粼粼,一丝浅浅的微风吹起一圈圈水印

小勺坐在湖边,左手托腮望着湖水发呆,片刻后开始宽带解衣,打算凉爽凉爽洗去愁闷,

越往湖里走越觉得有什么东西立于水中。

【小勺】什么东西?

等又靠近了些,眼前的景象更加清楚了……

【小勺】这人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背上,他的结实得手臂比自己得粗壮一些,他的下巴线条好美……英挺的鼻子……花,花神?

【卿华】谁?

卿华突然发声把小勺吓了一跳,想起此时自己衣不蔽体,加之如被花神误会她偷看人家洗澡肯定会责罚于她,情急之下她一猛子扎进水里……

小勺有意识的醒来时人已经躺在花神的寝宫里了

【卿华】醒了?

【小勺】宫主,我……

【卿华】身为一只修炼了500年的花精,不会凫水还敢在水里憋气,越来越有本事了。

【小勺】宫主,弟子错了。

【卿华】哦?你哪错了?

小勺咬红了下唇

【小勺】弟子不是故意偷看您洗澡的,弟子只是……

【卿华】……

【小勺】宫主?

【卿华】嗯?

【小勺】弟子,弟子的衣物好像丢了一件。

【琴华】我让绿箩取来的衣衫给你换上的,怎么少了哪一件?

【小勺】肚兜

【卿华】……

【卿华】我让她去湖边找找。

几日后

小勺思虑了一番还是决定要去找花神。

小勺走近花神殿见宫主正提笔欲下

【小勺】弟子见过宫主。

说着弯膝跪下行了个礼

卿华微微抬头,手势未动。

【卿华】何事?

小勺深深的吸了口气

【小勺】请宫主教授教授弟子双修法术。

咚的一声,琴华居然失态的掉了手中的笔,墨色如漆的朦子闪烁了一下。

【卿华】……

【小勺】宫主,我听绿萝师姐说了,这双修法术是男女互助才可,定需相识相知,心中敬仰之人。弟子思来想去,觉得唯有宫主最为合适。

【卿华】为何又提起此事?又为何只觉本尊合适?

【小勺】绿萝师姐也说这法子对修行也有益处,而且弟子敬仰您啊!跟在您身边也有500年了……

说着说着渐至无声

【卿华】只是这样?

小勺使劲点了点头

【小勺】嗯!

【卿华】等你想明白了再说。

卿华伸手朝矮几指了指

【卿华】坐那,把百花经抄一遍。

小勺瞅了瞅宫主案边那本厚度约有手掌宽的书,一下子垮了肩膀,徒自悔恨自找苦吃。

【小勺】是,宫主。

杏花林中

【绿萝】小勺啊?你真的已经决定了?

【小勺】绿萝姐姐,我只是一只普通的芍药,最大的心愿就是赶紧历劫飞升为小仙,能理直气壮的进百花殿服侍宫主。他是个花神,一直光明磊落,我不想让别人说宫主是有伪公心,偏博于我。

【绿萝】可是,可是宫主不是反对吗……

【小勺】绿萝姐姐,你答应我不要告诉宫主,宫主说不让我用这法子,可这法子是最快捷的。

【绿萝】修行法术千千万万,哪有什么快捷的法子?

【小勺】长琴不会骗我的,他还说愿意帮助我。

【绿萝】你偷偷出去见过那个长琴上仙?

【】绿箩打心底讨厌那个叫长琴的乐仙,好不好的干嘛教坏她的小姐妹……她该如何与小勺解释这法术……

【小勺】我……

【卿华】谁偷偷出去,见了谁?

两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坐在地上,等抬起头望见来人面孔时更惊恐万分

【绿萝】宫,宫主,您有何吩咐?

卿华不语,只是低着头拧眉看着跪坐在地上有些发呆的小勺

绿萝见状拉起小勺,屈伸行了个礼

【绿萝】宫主若无吩咐,我们先退下了。

【卿华】你先回去,小勺去浮华殿找我。

小勺跪在案桌前,低着头大气不敢喘一声。

【卿华】说!

【小勺】宫主…

【卿华】说!

【小勺】弟子还是想修双修法术,长琴上仙说可以帮我。

【卿华】你为何如此执着于此?

【小勺】……

【卿华】修行重在于心境不是你使用如何方法,能不能飞升什么时候飞升乃是你的命数。

【小勺】宫主,弟子知道修行不易,可我都快500岁了,在不飞升就要离开百花宫了,所以……

【卿华】谁说你会离开?

【小勺】宫中有训,凡500年未历劫飞升的就要回到百花山,不得入宫。

卿华低头沉思,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一直忽略了这几十万年来流传下来的百花宫宫规。

【卿华】所以,你是为了留在百花宫才急于修行?

【小勺】是。

卿华微微叹了口气

【卿华】我是宫主,宫中的事情我说了算,我不会让你离开的。

小勺头更低了,几乎贴近胸口

【小勺】弟子,不想不同于人,不想让人说您不公。

听至此,琴华心中一暖踱步到跪着的小勺身前,半蹲下凝视着她。

【卿华】你怕别人说我闲话?

卿华修长的食指托起小勺圆润的下巴,使她不得不看着他。

与宫主如此亲近是从来没有的,小勺紧张的脸颊发烫

【卿华】你想留在我身边?

【小勺】 想!

【卿华】为何?

【小勺】弟子…弟子…

【卿华】你,喜欢本宫?

小勺被问中心事,紧张的欲要说些什么,贝齿微启,脸颊的红晕已然表明了一切。

【卿华】本宫要亲你,闭上眼睛

【小勺】啊?唔……

卿华无奈的望着怀中忘记呼吸晕了过去的小勺,心中甚喜,这至少算是个甜蜜的开始。

次日午间

【小勺】嗯?这是哪啊?

【卿华】醒了?

【小勺】宫主早

【卿华】不早了,午间了

【小勺】呃……不知弟子怎么又跑到宫主寝殿了?

【卿华】睡了一觉,就把昨日的事忘的干净了?看来本宫是要在提醒你一下

【小勺】弟子没忘,没忘

【卿华】哦?那就实话说来为什么去见那个弹弦儿的太子长琴?

【小勺】宫主,您的手摸的弟子脸好痒……

【卿华】不说实话,本宫有的是法子惩罚你

【小勺】弟子知道,身为百花宫弟子自有教授法术的仙师,弟子也是一直呈您授业,可是弟子就是愚钝不能飞升

说至此小勺竟微红了双眼

【小勺】长琴愿意助我,并且……

【卿华】并且什么?

【小勺】而且弟子求过您,您未答应

小勺委屈的垂下脑袋

安静了一会儿,前方才悠悠传来花神清朗的嗓音

【卿华】你认为本宫拒绝了你?所以你就跑去求助于长琴?

卿华头疼的抚了抚额,她不知自己如此护她,竟还误会他得心意……

【卿华】你可知道双修法术到底是个什么法术吗?

小勺认真想了想摇摇头

卿华嘴角微杨

【卿华】那现在,本宫就交授于你。

【小勺】真的?宫主愿意?

【卿华】当然,十分愿意

几分钟后,

【小勺】宫主,您脱弟子的衣物作何?弟子冷

【卿华】……

【小勺】宫主?您怎么也把衣物都脱了?

【卿华】……

【小勺】啊,弟子的脖子好痒……

【小勺】宫……唔

殿内绮漪春光一片。

几日后

【小勺】宫主?

【卿华】你为何不愿唤我的名字?

【小勺】这不合规矩吧?

【卿华】你我之间需要什么规矩?

小勺的手被卿华捧在嘴边,他用嘴唇摩擦着甚是发痒

【小勺】卿……卿华

【卿华】嗯,什么事?

【小勺】长琴上仙来贴请我去听琴。

【卿华】不许去。

【小勺】……

又几日

【小勺】卿华,长琴上仙送我一张海木琴,好漂亮啊。

【卿华】 扔掉!

【小勺】……

卿华心里咒念到,这个该死的弹弦儿的,哪天见着他,定好好收拾他一番

苍梧山

【长琴】啊秋……啊秋……

【长琴】何人在念叨我?话说好久没再见到那只可爱的芍药精了……


相关阅读:

修仙

版权申明:本文 芍药精要修仙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90911/174184.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