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短篇小说 ? 且念来生长

且念来生长

2018-07-25??分类: 短篇小说??参与: 人??点这评论

小和尚当初是被人丢在寺庙门口的,襁褓里面放了十两银子,其他的什么也没留下。方丈可怜便收下了他,一堆和尚也不知道怎么带孩子,幸亏常来寺庙的信徒中有几位大妈时常打点,小和尚才平安健康的长大了。?
小和尚天资聪颖,很是开窍,十岁的时候就能够和众师兄辩论,十八岁的时候,方丈将他受戒,即是成人礼,也是正式成为僧人开启修行之路。?
别人不解,问为这样聪明的孩子不早些让他受戒,非等到十八岁?方丈说,不是入了山门就一定要做和尚的,如果不是他心中情愿的遁入空门,这小庙是他的家,但他的路可以很不一样。所以要等到他自己愿意追随佛祖,才算是功德圆满。?
小和尚排在恒字辈,方丈给他选了嘉字。小和尚二十岁那年,方丈圆寂,众人纷纷踏至山门,为的是送一送这位活菩萨,方丈乐善好施,有难处的时候能帮便帮。小和尚跪在方丈遗体旁边,每一位香客信徒来磕头的时候,小和尚便回礼。?
一位少年跪在了蒲团上,小和尚还是一样的回了礼,口中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少年看着这小和尚也不抬头,便凑近了看,小和尚被吓了一跳,一下子直起身往后退,小和尚看这少年穿着一身绣着暗纹的素衣,腰间挂着一块玉佩。眉眼……眉眼不像寺庙的的和尚。小和尚没怎么见过山门外的人。只是这少年,不像是自己师弟那样。?
少年看着这小和尚也有自己的心思,这小和尚唇红齿白,生的很是好看啊!跟府中那些绕在父亲身边的庸脂俗粉以及那些谄媚的门客都不同,果然是断了七情六欲的人。?
“修沅,休得无礼!”一个中年男子叫住了?
少年,小和尚抬头一看,是个很威严的人,想必是少年的父亲。?
中年男子和代理寺庙事宜的师叔在一旁说着话,大师兄看着小和尚跪了一早上,便让他起身去活动活动筋骨。小和尚向着后山走,那边有块思过墙,一般是惩戒僧人的地方,思过墙再过去,就能看到山下的景色。?
小和尚盘坐于地,眺望山下。?
“小师傅你在这啊!”?
小和尚一回头,是那位精致的少年,他似乎也没什么恶意,小和尚问他:“你来这做什么?”?
“我来找你啊,我看你不在灵堂,就到处问你那些师兄弟,有一个说看见你往后山来了。”?
“找我做什么?”?
“看你生得好看,而且…我也不常来寺里,竟然不知道这小小山门中居然还有你这样的小和尚。”?
“小施主…你…”?
“我得寻个办法。”?
“什么办法?”?
“能常常见到你的办法!”?
“见我…干嘛?”?
“都说了,看你生得好看。”?
这少年家可是城中的大户,少年的父亲是当年的探花,后来因为不屑官场而辞官回家,名声不错所以家大业大。?
方丈的事办完了以后,山门清幽,恢复了平时的安静。小和尚还是按照往常一样按部就班的过着日子。?
小和尚全然忘了少年说要想办法常常看见自己这件事,初一十五香客们要多一些。小和尚帮着后厨在做斋饭。?
师叔唤了小和尚说有事要说,小和尚放下手里的活,跟着师叔出了门。?
“师叔找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哦,事不大,就是跟你商量,府城中的林老爷派人上山来说,他小儿子林修沅想要来山门中清修读书,这个小公子跟你年纪差不多,点了名要你做个陪读,林家也帮扶过寺里许多事。我看他也生性乖巧,这件事就答应了。待会人就来,你带他安排一下。”?
小和尚突然想起来那少年说的事,小和尚也没有什么顾忌,不就是陪读么,还能有多大事。?
林修沅进了寺倒是很规矩,小和尚想着毕竟是探花郎的儿子,规矩什么的自然是少不了的。?
“我得正式的报下家门……”?
“你叫林修沅,你来读书的,我知道了。”?
“那叫什么呀?”?
“恒嘉。”?
“你这名字怎么来的?”?
“师傅给的。”?
“你怎么会出家的呀?”?
“我是弃婴,长在寺里的。”?
“哦,我不知道你家世这么坎坷,对不住了。”?
“你知道了就不会问了不是吗?”?
“之前怎么没觉得你这么伶牙俐齿的!”?
“你是来读书的么?”?
“我是来看你的。”?
……?
“你什么时候下山?”?
“我这也才刚来!”?
“你什么时候走?”?
“父亲说要三个月。”?
……?
林修沅天资聪慧,恒嘉其实觉得林修一定是栋梁之才,未来可期。?
可是林修沅觉得很可惜,这样通透智慧的人可惜出家了,不然这样的人,一定是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
三个月其实很快就过去了,林修沅就要回家了,恒嘉其实觉得这三个月林修沅压根也没读进去什么书,整天就是……就是……就是来……应了他自己的话,他就是来看着自己的,整天黏着自己。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反正自此以后,林修沅隔三差五就会上山来找自己。?
他也不烦他,就是看着他,他也不说话,任由他看着。?
时光荏苒,一年多光景就没了。?
“你师兄说,你要去云游四方了?”?
“想要得到更好的修行,总是要经历一些事情,也要虚心学习。差不多也是时候动身了。”?
“你是因为我,你才要离开么?”?
“你既然这么认为,我且当是吧。”?
“别断了联系,信件不能少了我。”?
“只要能够联系,信件是不会断的。”?
林修沅把自己的玉佩留给了恒嘉,恒嘉把佛珠留给了林修沅。?
后来,林修沅中了状元,到处打听恒嘉的下落。?
二人一别接近十年,林修沅已经是准驸马爷了。十年了,这和尚一封信也没有,林修沅很生气。?
“驸马爷,府门外有个和尚求见。”?
林修沅一路小跑出了府门,门外站着的人,是他想了十年的人。?
林修沅让他住进了别院,还是像当年那样,他来看他,他不说话。?
“说好的信件不断?十年了。”?
“林修沅,我当初一路西去,为的是目睹真佛之光,未曾想一去就是十年。商队,强盗,庶民,高官……一路艰险……”?
“罢了罢了,你回来就是了。”?
“你大婚以后我便会离开。”?
“你就不能多待些时日?”?
“看着你和别人恩爱?”?
“你……好!如果你留下来。我可以不做这个驸马。”?
“林修沅!你是猪脑子吗?”?
“你是个出家人!怎么能骂人呢!再说,你吃过猪脑子吗?”?
……?
两人不欢而散。大婚的日子越来越近。?
“你知道吗?我父亲五年前去世了,林家散了。除了你,也没什么可牵挂的了,要不然你就带我走吧!”?
“林修沅!入了空门,是要断了七情六欲的。”?
“你断了吗?你断了的话何必听说我要做驸马就跑回来找我!你什么心思!还出家人!呸呸呸!”?
“林修沅!你……不识好歹!”?
“你识!你识!不可理喻!”?
……?
大婚之日,京城好生热闹,恒嘉还是待在别院,他也不想知道院子外的热闹。?
后半夜,醉醺醺的林修沅跑来别院!?
“你别怨我…当年对你确实有些非分之想,若不是你走,我也不会死了心答应父亲参加科考……也不至于落得今日的下场。”?
恒嘉看着这醉猫软踏踏的就往自己身上靠,怕他摔了就一把揽住了他的腰把他丢到了塌上。?
恒嘉趁着他睡下的时间,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走之前,把抄写好的经文和一些画作都留了下来。?
“我若不是断不了情欲,绝不会远赴万里求个心安。”?
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山高水长,各自珍重。?
“爷爷!爷爷!姑妈来信,说回娘家的时候,出了意外,在一处寺庙中避险,叫我们派人去接!这还有那里方丈的手书。”?
林修沅已接近耄耋之年,儿孙满堂,好生热闹。接过信件和手书,那封手书上的字迹……?
林修沅决定一起前往。?
入了山门,林修沅一直在问写手书的和尚在哪,林修沅内心很忐忑。结果自然是失望的。?
“这是早年间一位云游至此的法师留下了经书抄本的字,我很是仰慕,因此特别练习那位法师的字迹,阿弥陀佛。”?
“罢了!罢了!”林修沅摆摆手。?
毕竟是年纪大了,林修沅想要回到家乡,林修沅回到家乡的时候,已经认不出了。只是他还派人去打听,山中那寺庙还在不在。?
“老爷,山中那寺庙还在,只是那里的和尚说清修之地,只初一十五能够拜访。”?
“方丈什么名号?”?
“哟,对不住老爷。我没打听。”?
“我们等到开山门的时候去拜访。”?
初一,林修沅到了山门,府城中已经大变样,唯独这庙里一如当年。?
“老爷,打听到了,方丈是闲安法师。已经在打点了。一会就能见。”?
林修沅很是感慨,一转眼都快五十年了。今日少年明日老。?
“老爷,方丈就在堂内,叫您过去呢。”?
林修沅走到了方丈的屋子,这不就是当初住的地方么。?
“方丈,老朽跟您打听个人。”?
“阿弥陀佛,敢问施主名讳可是林修沅?”?
“正是。”?
“阿弥陀佛,前两年,恒嘉法师游历天下得道而归,留下了一些物件,说是给一位叫林修沅的老朋友。法师年事已高,我们托人进京城,吃了闭门羹,法师后来就不再提了。”?
“他人呢!”?
“阿弥陀佛,法师已经圆寂了。”?
“那,东西呢?”?
“我已经让小徒弟去取了。”?
林修沅拿过恒嘉留下的东西,一个箱子,箱子里面,躺着那块玉佩,还有一本册子。翻开册子,画的全是自己。一看落款,几乎全是当年在这读书的时候画的。册子下面,全部都是信件。?
林修沅回家一封封信的拆,从第一封,拆到最后一封。?
最后一封大概是他去世前不久写的了。?
“我问佛祖如果放不下一个人怎么办?我问了几十年。佛祖一直不回答,我也不想再知道答案了。但是我记得你大婚的那天,你问我,为什么要选择一个摸不到的佛祖都不选你。我想和我问佛祖的问题一样,我也答不出来。且等来生吧。”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且念来生长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duanpianxiaoshuo/2018-07-25/139989.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